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内新闻

七月十五中元节,辉县山里老家上坟

时间:2019-09-05

   19:22:33 听说你的事

  

  七月十五中元节

  作者:芭蕉雨声

缓缓开出淡紫色的花,山坡总算蒙了一层薄薄的绿毛,软弱的秋庄稼泛出倔犟的生机。

  父亲坟堆周围的狗尾草齐齐整整,苗叶只一来高,不单是缺墒,跟母亲一遍遍殷勤打理有关。我试着用母亲能够接受的话来劝阻她这个做法。我说我爸活着时就爱个花呀草的,天这么旱,草能长就让它长好了,青幽幽绿汪汪的,我爸高兴又凉快,多好。去年我们十月一儿来烧纸差点失火,母亲听了就上了心,没事就来坟地薅草。草苗深浅不说,我怕她常来坟地触景生情伤身子。母亲嘴上答应以后不来了。

  不让母亲随我们来上坟,母亲不依,说帮着提提东西,那就随她的心意吧。母亲在场,我和金凤就不敢放开哭,怕惹痛母亲。她若是哭起来就没个完。还好,她只用棍子画圈儿,焚烧纸箔钱财,嘴里念叨着一些家常。

  

  父亲坟前这块地扯满了红薯秧,清明来时,那秧苗仅巴掌大小,一夏少雨,入八月雨水勤,藤蔓才伸展开来。一株椿树苗不知何时长出来了半人高,就在父亲脚头偏东南方向,金凤说椿树好,是树王,这个位置也长得好,等树长大了刚好能遮出好凉阴。

  南望,地块一层高一层低,有的裸着红土,有的种了花生玉米,梯田花花搭搭。蜘蛛山的柏树蓊郁深厚,这个小山村,岭不高,壤不肥,甚至有些荒凉贫瘠,我就靠着这贫瘠荒凉长大的,是我的根。

  母亲带领金凤和我上老坟地去,给列祖列宗一一放鞭炮,焚纸钱,磕头跪拜。金凤又把诸位先祖的墓碑讲解一遍,她再三强调要我记住他们的位次和位置。我曾祖父的墓碑碑文是我父亲拟定的。两侧联句特别动人,金凤来一次都要一字一句念一遍:想见音容云万里,欲闻教诲月三更。金凤说,细品这话怎不叫人肝肠断,隔着高天云雾,与亲人只能夜深人静在梦里相见了。金凤十来岁就喜欢读这些碑文,那时候小,懵懂之中只觉句子别致,雪地里大家聚众祭祀,她常独自静读那些墓碑上的字。隔了几岁,那时我与金凤很少共同参与一些事务。

  

  祖父祖母的坟前,遇见小利弟弟和弟妹,我们就着爷奶的坟头说了很多话。追思遥想,上五辈下三辈,同宗同源的郭氏家族,祖祖辈辈同居于此今已达九世了。不离不弃不迁徙,十分难得。

  昨晚雨哗啦啦来一场,坟地虚软,不敢实实在在落脚,马齿苋一生一大片,没人掐吃。母亲说她不爱吃野菜。草尖露水渐渐散落,湿热熏蒸,树上知了有一声没一声叫着。

  古人有句话,人间别久不成悲。这话够冷酷,人间的生离揪扯心肠,死别,更是分离骨肉的疼。不是不悲,是活着的背负太重,不得不逼迫自己把悲伤深深掩埋,直直腰,朝前迈。掩埋不住,趁节岁月的某个空隙倏然冒出心头。想一回,哭一场,絮絮叨叨借机倾倒倾倒胸中淤积一年的块垒,倒不出来的也会因震荡化为小块,自我消化吸收。

  

  母亲养的矮牵牛还是一院子,开败一茬又开一茬,指甲草的花是粉紫色,鸡冠花紫红色,丝瓜爬上了高高的房檐。通往墙外厕所的小路上铺满了青苔,门帘随风鼓动,帘上花色跟活了样。父亲在堂屋的镜框里朝我微笑。小院内外我巡查几个来回,母亲才进门。手机撂在窗台,是我高声把她唤回来的。这是昨日清晨我径直走进敞开着的家门口之后的一系列场景。

  今日七月十五,我车限号,提前一天回家。正如金凤在父亲坟头说的,祝老爸在那边节日快乐。母亲说我父公职在云梦山,当书记,管人哩。我说是,思想工作复杂,挺忙的。

  活人忙着活人的事,故去的也有各自的安置,都好好的就好,哪怕只是哄人的假设。

  2019年8月15日 农历七月十五 晴 热,记十四日。

  

  

  

  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  

  七月十五中元节

  作者:芭蕉雨声

缓缓开出淡紫色的花,山坡总算蒙了一层薄薄的绿毛,软弱的秋庄稼泛出倔犟的生机。

  父亲坟堆周围的狗尾草齐齐整整,苗叶只一来高,不单是缺墒,跟母亲一遍遍殷勤打理有关。我试着用母亲能够接受的话来劝阻她这个做法。我说我爸活着时就爱个花呀草的,天这么旱,草能长就让它长好了,青幽幽绿汪汪的,我爸高兴又凉快,多好。去年我们十月一儿来烧纸差点失火,母亲听了就上了心,没事就来坟地薅草。草苗深浅不说,我怕她常来坟地触景生情伤身子。母亲嘴上答应以后不来了。

  不让母亲随我们来上坟,母亲不依,说帮着提提东西,那就随她的心意吧。母亲在场,我和金凤就不敢放开哭,怕惹痛母亲。她若是哭起来就没个完。还好,她只用棍子画圈儿,焚烧纸箔钱财,嘴里念叨着一些家常。

  

  父亲坟前这块地扯满了红薯秧,清明来时,那秧苗仅巴掌大小,一夏少雨,入八月雨水勤,藤蔓才伸展开来。一株椿树苗不知何时长出来了半人高,就在父亲脚头偏东南方向,金凤说椿树好,是树王,这个位置也长得好,等树长大了刚好能遮出好凉阴。

  南望,地块一层高一层低,有的裸着红土,有的种了花生玉米,梯田花花搭搭。蜘蛛山的柏树蓊郁深厚,这个小山村,岭不高,壤不肥,甚至有些荒凉贫瘠,我就靠着这贫瘠荒凉长大的,是我的根。

  母亲带领金凤和我上老坟地去,给列祖列宗一一放鞭炮,焚纸钱,磕头跪拜。金凤又把诸位先祖的墓碑讲解一遍,她再三强调要我记住他们的位次和位置。我曾祖父的墓碑碑文是我父亲拟定的。两侧联句特别动人,金凤来一次都要一字一句念一遍:想见音容云万里,欲闻教诲月三更。金凤说,细品这话怎不叫人肝肠断,隔着高天云雾,与亲人只能夜深人静在梦里相见了。金凤十来岁就喜欢读这些碑文,那时候小,懵懂之中只觉句子别致,雪地里大家聚众祭祀,她常独自静读那些墓碑上的字。隔了几岁,那时我与金凤很少共同参与一些事务。

  

  祖父祖母的坟前,遇见小利弟弟和弟妹,我们就着爷奶的坟头说了很多话。追思遥想,上五辈下三辈,同宗同源的郭氏家族,祖祖辈辈同居于此今已达九世了。不离不弃不迁徙,十分难得。

  昨晚雨哗啦啦来一场,坟地虚软,不敢实实在在落脚,马齿苋一生一大片,没人掐吃。母亲说她不爱吃野菜。草尖露水渐渐散落,湿热熏蒸,树上知了有一声没一声叫着。

  古人有句话,人间别久不成悲。这话够冷酷,人间的生离揪扯心肠,死别,更是分离骨肉的疼。不是不悲,是活着的背负太重,不得不逼迫自己把悲伤深深掩埋,直直腰,朝前迈。掩埋不住,趁节岁月的某个空隙倏然冒出心头。想一回,哭一场,絮絮叨叨借机倾倒倾倒胸中淤积一年的块垒,倒不出来的也会因震荡化为小块,自我消化吸收。

  

  母亲养的矮牵牛还是一院子,开败一茬又开一茬,指甲草的花是粉紫色,鸡冠花紫红色,丝瓜爬上了高高的房檐。通往墙外厕所的小路上铺满了青苔,门帘随风鼓动,帘上花色跟活了样。父亲在堂屋的镜框里朝我微笑。小院内外我巡查几个来回,母亲才进门。手机撂在窗台,是我高声把她唤回来的。这是昨日清晨我径直走进敞开着的家门口之后的一系列场景。

  今日七月十五,我车限号,提前一天回家。正如金凤在父亲坟头说的,祝老爸在那边节日快乐。母亲说我父公职在云梦山,当书记,管人哩。我说是,思想工作复杂,挺忙的。

  活人忙着活人的事,故去的也有各自的安置,都好好的就好,哪怕只是哄人的假设。

  2019年8月15日 农历七月十五 晴 热,记十四日。

  

  

  

  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达到当天最大量

  • 友情链接:
  • 深圳新闻网 版权所有© www.shtnlc.com 技术支持:深圳新闻网| 网站地图